创始人故事

当我步入中年的时候,我开始担心我的身体会不会像我的父亲一般由于“三高”引起各种各样的不适和不便。我的担心被基因检测验证了。我的遗传物质的确带有“三高”的风险。而我的血压已经需要靠药物控制了。我的血脂和血糖也快要出了正常范围。我可以预见我得糖尿病只是时间问题。我希望我能延缓发病的时间。要是能把糖尿病推迟20年哪怕10年,我的下半生将是多么快乐!我能做点什么呢?如果把“病”当做敌人,我必须知己知彼。


于是我每半年或者3个月到凯撒医院去检验一次血液。20多项的生化指标是临床上用于检查心,肝,肾等器官的功能。白血细胞,红血细胞,血小板等血液细胞数和它们的组成则标志着我的免疫系统的正常运转。我最关注的是空腹血糖和糖化血红蛋白的指标。糖化血红蛋白检测的是过去2-3月血液里的血糖平均值。美国糖尿病协会定义超过6.5 %为糖尿病。44岁的我已经有6.3%之高了。慌张之后郁闷之余,我痛下决心要通过每天走路过万步和饮食控制把血糖控制在6.5% 以下。10年过去了,我成功了!10年中30次检测的血糖没有一次达到6.5%. 下一个目标当然是再10年保持血糖6.5%以下。


在这个过程中,作为一个创业者我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商机。上亿的人们有和我同样的担忧,有同样的健康长寿愿望。如果建立一个健康服务健康管理公司,帮助人们了解自己的健康风险,用简单又方便的检测知晓当时的生化指标,用现代的电子网络系统来管理自己的健康生活。相信成千上万的顾客都会为自己的健康买单。